不用飘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不用飘柔网 > 教育动态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84岁抗战老兵 日错误史观源起"终战诏书"终战史观谬种流传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博彩 更新时间:2017/10/16

▲路条的字迹依然清晰。

  宋成有(中国日本史学会名誉会长、北京大学东北亚研究所所长)

  2015年,时值《马关条约》签订120周年、天皇裕仁发布《终战诏书》70周年。前者是日本军国主义武力崛起的第一个巨大的侵略“成果”,“大日本帝国”因此而崭露头角于国际舞台;后者为日本军国主义战败投降的自供状,帝国崩溃的告白书。从1895~1945年,两者之间相距的50年正是日本军国主义荼毒东亚、危害世界和平,从骤兴到速亡的半个世纪。

怀柔区84岁“小八路”焦志明将一张当年部队开给自己的路条保存了70年。

  本报记者 李洋摄

  本报记者 李洋

  怀柔区南大街29号院,一个非常普通的居民小区。一号楼三单元一层,住着一位嗓门大、身体硬朗、整天笑呵呵的老爷子焦志明。老爷子从前在水电部钻探队工作,靠本事吃饭,一辈子不卑不亢不张扬。唯独前几日,他和怀柔区政协文史委办公室主任宋庚龙聊天时,拿出了一张八路军“路条”,揭示了他人生中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12岁参军,后因病“被退伍”

  路条只有传统信笺一半大小,已经又黄又旧,四道深深的折痕几乎让它断成八截,还是靠粘在背面的透明胶才保持了完整。路条上的钢笔字迹依然清晰,写着“兹有焦志明同志退伍回家,因他有病不能在队工作,请沿途军民岗哨见条放行。此致 礼 九旅政治部 二月十日起,十日有效。”有趣的是,信笺一角,还印着“昭和十五年(即1940年) 五 大平社纳”的字样,表明这张信纸其实缴获于日军。

  路条上说的焦志明,就是眼前的这位老者。他1931年1月出生在怀柔焦村,在他童年时期,焦村就已经是日伪控制区。整个怀柔则是半敌占区,隐藏在群山之中的各个村落,有的被日伪控制,有的则幸免于难。为了团结大家抗日,常有共产党同志悄悄到焦村开展工作。焦志明12岁那年,工作人员又来到村里想寻愿意当兵的人。焦志明虽然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可非得参军打日本,就这么当上了“小八路”。

  1942年至1943年,正是抗战最艰苦的时期,部队不仅要钻山沟、昼息夜行,还只能吃那种地道里藏着的粮食,土腥味儿直呛鼻子,菜就更甭提了,能有碗清水熬白菜或者萝卜汤就算改善生活了,要是赶上急行军,抓把生小米、喝口山沟水就是一顿饭。

  两年后,年纪过小的焦志明身体终于撑不住了,一咳嗽就是几个月不停。部队行军至密云驻扎时,领导考虑距离怀柔已经很近了,决定让他退伍回家。“之前问我意见,我当然是不愿意走啊。”焦志明说,1945年春的一天,他被从团部叫到旅部接受一项新任务。没想到一到旅部,领导就给了他这张路条,问他认不认识回家的路。“我是连哄带骗‘被退伍’了。”焦志明回忆说。

  “藏这个会引来杀身之祸”

  当年从部队回家时,焦志明身上还穿着八路军军装,一路只敢走山里小路。“专挑没有日伪的村子走,每个村都有哨卡,看了路条都放行。”到了平义分村(昌平、顺义、怀柔交界地带)时,他和同行的大人分开,自己奔了姑姑家所在的桥梓村。“一到我姑家赶紧把军装给换下来。”焦志明说,距离桥梓村六七里的地方就有伙会(敌伪武装),为安全起见,姑父决定亲自护送他回到焦村。

  傍晚,姑父沿着7米宽、两三米深的大壕在头里走着,焦志明在后面远远跟着。当时,他没敢告诉姑父自己身上就揣着八路军路条,好在一路也没有遇到什么状况。“那大壕又叫治安沟,就是日本人为了阻挡八路军部队挖的。”焦志明说,自己这个小八路竟然就大大方方顺着治安沟回了村。

  焦村人都知道焦志明当过八路,可大家都守口如瓶,回村以后他一直很安全。直到有一天,有个日本兵来到村里找保长。焦志明当时正好从叔叔家往自己家跑,被两个守在保长家门口的日军看到了,边喊边追了过来。志明家在村北头,日军很快就进了院子,问刚刚什么人往北边跑。志明爸赶紧出来说,“没有人啊。”日军不肯善罢甘休,又到屋里把小志明拎了出来,上上下下搜身。“幸亏那路条我没揣身上,塞在草房的椽子缝里了。”焦志明说,连自己亲爹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东西。

  从他身上虽然没搜出东西来,可日军还是牢牢抓住焦志明腰上的皮带不肯撒手,志明爸连连说:“这是我儿子。”直到保长也过来证实,“他确实是这家的儿子。”焦志明才躲过一劫。

  现如今回想起来,焦志明也说不清楚为何一定要保留这张足以给全家,甚至全村带来杀身之祸的路条。“临离开部队时,首长并没嘱咐这路条要收好,或到了家就销毁一类的话。留着,可能是因为它是我和部队唯一的联系了吧。”老人家沉吟了一会儿说。

  “我站着回来的,他倒着回来的”

  焦志明是幸运的,因为他参军后还能站着回来。可同村一位叫兰玉宽的年轻人,却是倒着回到村里的。

  入伍后,焦志明和7位战友被送到山西大同学习了半年,随后被分配到八路军第九旅29团团部当了宣传员。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贴标语、出板报、教战士唱歌。在山西干了一段时间,焦志明随29团来到华北,主要任务仍然是搞宣传。兰玉宽则被分到战斗部队,一次在昌平与日伪军作战时,兰玉宽与其他11位战士全部牺牲了。“后来,兰玉宽的遗体是运回村里下葬的。”焦志明说。

  其实,焦志明也赶上过两次战斗险情。一次是在昌平后牛坊村,40多位驻扎在北苑的日本兵忽然向后牛坊村进发。放哨的同志在村外打枪报警,“这时候不管干什么,必须马上走。”焦志明记得很清楚,那天,大家好不容易搞到一点儿猪肉,刚下到锅里炖,就听到紧急哨。大伙儿赶紧从院子里抓起一个驮粪的驴驮(duò)子,用水涮了一下,就把一锅肉倒进去,拴在驴背上带走。

  还有一次,部队从怀柔北宅村奔桥梓村的路上,先后遇到一个拾粪的和一个背篓子的人。团长问前面山上有人影“是干吗的”,两个人都说山上有人“拾柴火”。团长觉得这种颇为一致的回答很蹊跷,就派一名侦察员上山查看。团长通过望远镜看到,我方侦察员刚一上山,山上就有伪军部队四散开来,隐藏到林子里准备攻击。部队赶紧绕道走了,而那位侦察员则牺牲在了山上。

  尾声

  《马关条约》:日本武力崛起的关键一步

  众所周知,19世纪70年代,在构筑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过程中,自由资本主义开始向帝国主义过渡,强权政治规则畅行无阻。欧美舶来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与武士阶级好勇斗狠、以强凌弱、热衷扩张的习性一拍即合,激活了因丰臣秀吉侵朝失败、德川幕府实行锁国而沉睡200余年的军国主义思绪。

  1868年,明治政府成立确定以“与万国对峙”为国家最高目标,全力推行以“富国强兵”为主体的近代化政策,展开全方位的改革。经过20余年的苦练内功,日本搭上了自由资本主义时代的末班车,成为东亚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

  在这一过程中,源自武士阶级冲破岛国狭隘空间、用兵朝鲜半岛和中国大陆的传统侵略精神冲动,经欧美强权政治规则的升华,演化成损邻自肥的“脱亚入欧”方针,并在1890年上升为近代对外扩张的总方针“大陆政策”。幕末日本的“皇国论”“国体论”“皇化世界论”和明治政府“海外雄飞论”“主权线-利益线论”“日本亚洲盟主论”“大亚细亚主义”等侵略思想斑驳杂陈,随着“大陆政策”的推行而渗透到日本社会的每个角落。近代欧美炮舰冲击激活日本武士传统的侵略思想,军事立国方针与歪理成堆的思想杂烩沆瀣一气,构成日本军国主义成长时期的基本特征。

  蓄谋已久的中日甲午战争是日本军国主义崛起的重要标志,《马关条约》则为日本殖民帝国的建立投放了第一块奠基石。1894年6月,日本借口敦促“朝鲜改革”,大量增兵朝鲜半岛;7月在签订《日英通商航海条约》、取得英国的外交支持后,日本联合舰队袭击中国运兵船、陆军混成旅攻击牙山中国驻军,挑起中日甲午战争。凭借优于清朝的制度建设、动员体制、陆海军装备和欧美列强拉偏架的有利时机,日本的军事冒险得手。1895年4月,迫使清廷签订《马关条约》,在朝鲜“独立”的幌子下,对俄展开激烈争夺;割地台湾和澎湖列岛,劫掠中国赔款2.3亿两库平银,将扩张殖民权益的触角伸向中国内地。《马关条约》的签订,标志着日本迈出武力崛起的关键一步。

  为报复俄国“三国干涉还辽”之仇,更为了独霸朝鲜半岛、觊觎中国东北,明治政府将中国赔款的20%用于陆军由6个师团增至12个师团的扩军, 42%用于军舰总吨位从5万吨增至25万吨的海军扩军;兴办国营八幡制铁,补贴三菱造船所、川崎造船所等财阀军工企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研制现代化武器装备。铁路、矿山、纺织等行业的各种开发项目竞相上马,掀起新一轮工业革命浪潮。以扩军备战为动力,日本资本主义快速发展。

  通过这次以“帝国”名义对外发动的首次大规模侵略战争,皇室财产倍增,身为“皇军”的军人社会地位提升。“帝国”意识不胫而走,“脱亚入欧”的“优等生”观念和蔑视中国人的种族优越论甚嚣尘上。急剧膨胀的大国意识,与“忠君爱国”思想教育互为表里,迷信武力的“武运长久”成了炫耀“国威”的咒语,军国主义思潮泛滥。总之,以甲午战争和马关缔约为标志,日本国家的政治、经济、思想、教育等沿着武力崛起、军事优先的轨道展开运营,走上军国主义不归路。

  侵略战争:日本军国主义走上不归路

  武力崛起带来巨额财富和“国威”的飙升,刺激着日本军阀、财阀开展更大规模的扩军备战和频繁对外侵略战争:1900年,日军充当八国联军侵华的主力,攻占天津、北京; 1904年偷袭旅顺俄国太平洋舰队,挑起日俄战争;1910年,以武力威胁吞并韩国;1914年趁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出兵山东,接管了德国全部殖民权益,提出将中国保护国化的“二十一条”要求。

  每隔5年即有一次战争行动,致使日本成为20世纪之初侵略战争频率最高的好战国家,中韩两国则沦为最大的受害国。凭借武力崛起的“赫赫战果”,日本在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成为国际联盟5个主要发起国之一和国际联盟常任理事国,升格为世界级政治大国。在1921年开场的华盛顿会议签订的《五国海军条约》中,日本的造舰比例仅次于英美两国,坐上世界军事强国的交椅。

  日本一夜之间飙升为世界级政治、军事大国,却陷入空前的迷茫与彷徨中。华盛顿会议通过的《九国条约》挫败了日本独霸中国的图谋,美英法日签订的《四国条约》宣布废止日英同盟。依托世界头号强国自我膨胀的老路数失效,日本只得与美英推行“协调外交”。此外,北方强邻苏联建立、中韩两国的民族觉醒浪潮空前高涨,日本面临前所未有的国际新形势。在日本国内,随着投机性的战时景气不再,社会问题丛生。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1927年的金融危机和1929年世界金融风暴接踵而至,各种思潮层出不穷,政党政治与军部的矛盾逐步升温,日本统治集团内外交困。

  “满蒙特殊论”“满蒙生命线论”“东亚使命论”“世界最终战论”等侵略理论应运而生,呼唤着新一轮侵华战争。1931年,关东军挑起“九一八”事变,侵占东三省,继而制造傀儡政权伪“满洲国”,又越过长城、侵入华北;1932年1月,日本海军陆战队进攻上海,恣意妄行。侵略战争刺激着日本国内的法西斯狂热,1932年5月,法西斯军人发动血腥军事政变,推翻政党内阁。1936年2月,法西斯军人发动更大规模的流血政变,催生了法西斯政权广田弘毅内阁。血腥暴力、军人横暴、厉行镇压、升级侵华战争等等,展示了日本军国主义升级为法西斯主义后的若干新特点。

  1937年7月7日,华北驻屯军制造卢沟桥事变;8月,日军进攻上海,全面侵华战争爆发。日本军部狂言“3个月内征服中国”,但中国军民顽强抵抗,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同时发力,百余万侵华日军陷入中国战场,速战速决的侵华战略彻底破产。1939年8月,苏军在诺门坎重创关东军,“北进”受挫,转而“南进”。

  1940年7月,大本营与政府联席会议确定了“武力南进”方针;9月日军占领法属印度支那北部,与德意法西斯国家建立轴心国军事联盟,御前会议决定对美英开战。12月7日,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迅速占领东南亚各地和香港地区,武力构建“大东亚共荣圈”,日本殖民帝国已膨胀到自身难以掌控的极限。

  《终战诏书》:“终战史观”谬种流传

  天道循环,物极必反。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虽嚣张于一时,却因失道寡助而盛极骤败。1942年6月中途岛之战后,美军逐步控制战场的主动权,日军被动挨打。1943年10月,中国军队与美英盟军在缅北滇西发起反攻,重创日军。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国首脑会议发表《开罗宣言》,勒令日本必须无条件投降,宣布剥夺日本自1914年以来侵占的太平洋岛屿,将满洲、台湾澎湖归还中国,使朝鲜自由独立。1945年6月,美军攻占琉球群岛,对日本土登陆作战提上日程。7月,盟国发表敦促日军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8月6日至9日,美国核轰击广岛、长崎,150万苏军横扫盘踞在中国东北的关东军,日本军国主义败亡在即。8月10日,御前会议决定在维护“天皇大权”的前提下,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投降。8月15日中午,东京广播电台播放了裕仁宣读《终战诏书》的“玉音放送”。至此,近代日本军国主义所追求的帝国梦随着战败投降而化为泡影。

  在战后日本,每年8月15日,均举行国家级别的“终战”纪念活动。届时,NHK等大型媒体配合纪念活动,播放专题电视节目。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画面,总是从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开始,接着是太平洋战争日军先胜后败的历程,最后以美国的原子弹轰击广岛和长崎,天皇发表《终战诏书》收场,形象化地图解了日本官方立场的“终战史观”。其基本观点是:悔恨对美开战、回避反省侵华战争、否认侵略和殖民统治罪行、强调自存自卫,等等。

  追根溯源,“战争史观”来源《终战诏书》。诏书认为日本的交战对象为英美两国,时间自1941年开始,美国的原子弹迫使日本无法“继续作战”,故饬令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在有关“大东亚战争”进程的如此表述中,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来10年间的日本侵华战争和所有暴行被一笔抹杀;侵华战争与太平洋战争的内在逻辑关联,也随之消失不见。

  据民间抗战研究者介绍,焦志明老人手里的这张八路军路条,是目前北京地区发现的第一张八路军在抗战时期开具的路条,颇具史料价值。宋庚龙还帮人带话来问老人,是否愿意将这路条捐给博物馆。老人听后,向着阳光举起路条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说:“让我再想想。”老人的大儿子说,他爸舍不得,还是那句话,那是他与部队唯一的联系。那张路条记载着老人平凡的一生中最为热血的一段经历。

  其结果,一是淡化了日本作为侵略战争加害者的真面目,放大了作为原子弹轰炸受害者的“无辜”形象。经长期宣传,在一些日本国民中形成残缺不全、歪曲事实的历史观。二是《终战诏书》所宣扬的“帝国之自存”“东亚之安定”“东亚解放”、否认侵犯“他国之主权”等论调,在战后被日本右翼势力直接照搬。或者拼凑为军国主义翻案的“大东亚战争肯定论”,或者主张右翼编纂的“新历史教科书”中奢谈“解放亚洲”“自存自卫”等的谬论,篡改历史、美化侵略,毒害日本的青少年。

  换言之,日本政府的历史认识问题之所以态度游移、右翼日益嚣张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是源起《终战诏书》的“终战史观”谬种流传。

本文转载于365备用网址,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原载: (http://www.bypro.net)本文地址:http://www.bypro.net/jydt/9579.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