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飘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不用飘柔网 > 教育动态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郑州小伙给河南方言造字 考古证其或为温酒器具(图)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博彩网址导航 更新时间:2017/10/11

郑州小伙给河南方言造字,你能说他就能写,不quō你!

小武何许人也?

  《楚汉传奇》是一部英雄史诗大剧,而既有英雄,岂可无酒,所以这部电视剧里,关于喝酒的场面很多,即使到最后一幕,刘邦已经迟暮,和他孙子回忆往事时,依然酒不离口——且慢,刘邦拿着的,为何是一个玉爵呢?再回想整部电视剧,凡是庄重、正式点的场合,一帮帝王将相喝酒,用的饮酒器具也都是爵。

  “你别再quō我,再quō我我jué你。”这些方言对河南人来说简直耳熟能详,可是你能写出来吗?最近,郑州本地小伙儿小武和他造的字火了,陆续造出了duǐ、quō、xín等18个字。专家说,这就是母语情结。

  虽说讲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方言因为独特的魅力和文化惯性也一直被人们所常用,不过,诸如duǐ、quō、xín这些方言字,却是能读不能写。土生土长的郑州人小武很早就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他说,自己和朋友打字聊天时只能用同音的“错别字”来代替方言,一直觉得“如鲠在喉”。

  小武是新闻系毕业,学过现代汉语和古汉语,逐渐萌生了造字的念头。去年秋天,店里适逢来了一位澳门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兼职员工小张,两人一拍即合,小武负责用电脑造字做图,小张负责“把关”,两人主要用形声、会意两种方法,陆续造出了duǐ、quō、xín等18个字。

  小武把这些图片取名“中原官话正字卡”,以“不认识这几个字,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河南人吗”为题发到了朋友圈里,没想到老乡们纷纷点赞转发,阅读量很快就突破了10万,这些字卡也被30多个公众号悄悄转载,点击量都很高。

  不过,很多网友并不知道这些是小武造的字,还以为字典里本来就有,纷纷“感谢”小武。

  看看这些个字,你都认识不

郑州小伙给河南方言造字,你能说他就能写,不quō你!

(注:本版方言字均为小武所造)

  方言考试热不是一两天了

  给大家放个河南话的笑话,供大家一乐:

  笑话1:河南人到北京买布, 河南人问售货员说: 嫩这布咋嫩苦楚啊 售货员不解 河南人又说: 苦楚斗是不平展 售货员扔是不解 河南人怒了。说 你咋嫩迷瞪哩。各仪人。你斗不会给我拿个光牛哩!

  笑话2 :甲:你手里拿个啥 乙:破棉袄 甲:你杂不穿上里 乙:筛老咬 甲:你杂不逮逮里 乙:眼老小 甲:你杂不上吊里 乙:绳老糟 甲:你杂不撞墙里 乙:墙老倒

  对于咱们河南人来说,日常对话中几乎不说昨天,今天,明天,都说是“夜儿个,今儿个,明儿个”,有些地方也说“夜儿、今儿、明儿”,没有“个”的发音。虽然说法不一样,但表达的意思都一个样。除了夜儿、今儿、明儿,还有前儿、大前儿、后儿、大后儿、夜儿黑、前儿黑、今儿黑、明儿黑……

  但是,小编翻看发现,其实“夜个儿”没有空穴来风,还是有来历的。

  “夜儿个”的叫法最早要追溯到唐朝,那时候流行一句唐诗——孟浩然的《春晓》相信大家都知道:

  这里“夜来风雨声”里的来是助词,没有实际意义,“夜来”就是夜里的意思,到了清朝,口语中已经出现了“夜儿”这个词,并且在文献中被记录了下来。此外,孙点的《历下志游》中也说“谓昨日为夜儿,前日为前儿,明日为明儿,后日为后儿,此口头常语,无可考证者”。这里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夜儿就是现在的昨天,也叫夜儿个!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古文字专家齐航福说了,方言造字以及方言考试火热于网络是有原因的,表面上是因为很强的娱乐性,其背后是母语文化根基的力量。“方言是存在于民间的最鲜活的语言材料,说出来就是乡音,寄托了一种小时候和老家的情感,会给大家一种共鸣,所以一定会引起关注。”齐航福说,近年来,不独是方言,汉字文化整体上其实一直在升温,汉字英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等电视节目的火热就是例子。

  齐航福认为,网上为方言造字的热心人,其初衷有的是为了给方言做某种形式的留存,有的只是为了好玩,所以我个人认为,一方面这些方言字确实有存在的文化价值,另一方面,应该看到民间的热情,应由国家组织专门的力量去做统一规范和保留,否则可能会造成混乱。 

  网友说法不一↓

  斥责方:

  @前路漫漫:扯淡~~生造字啊?洛阳那个“门外”才是河南字

  @张海s牛呵胱⒚髡庑┳质亲约涸斓模鹞笕献拥芎冒伞!!?/p>

  @或与非01:自以为你是仓颉啊

  @此时此刻的冥想:不实用,然并卵

  @过眼云烟GAO:乱来

  赞同方:

  @love月-911:推广河南方言

  @M邱小雨:很形象

  @喧嚣里的思考者:有意思,也挺用心,赞!

  @山丫头家种的DE粗粮:这也是标新立异吧

  爵当然是酒器,形制大部分人都很熟悉,上有两柱,下有三足,前方倾酒的为流,后面上翘的名尾,一侧还有用来持握的掛。但是关于爵到底是纯礼仪性质的礼器,还是兼有实用的饮酒器,历来都有争论。汉代许慎在《说文解字》里说:“爵,礼器也,象雀之形,中有鬯酒,又持之也。所以饮。”既说是礼器,又说是饮器,和了一把稀泥,却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现代学者普遍认为,爵并非实用的饮酒器。原因是第一用爵喝酒并不方便,第二考古发现许多爵底部都有炙烧的痕迹,似乎是温酒的器具。如果直接用饮器温酒,那饮器估计烫得都拿不起来,所以这儿的温酒,更可能是祭祀中的一个环节。从古代文献中,也可以找到爵作为一种礼器的证据,比如在《左传·庄公二十一年》中“虢公请器,王与之爵”,若非礼仪用途,似乎没有必要天子亲赐。

  更重要的是,爵产生于夏,盛行于商周,西周后期已经逐渐消失。1988年太原市发掘了春秋时晋国正卿赵鞅的墓葬,发现青铜器150余件,鼎、豆、壶、鬲、尊、鉴、盘都有,就是没有爵。时间更要靠后的秦汉,他们去哪儿找爵去呢?

  @有事没事总发呆:我竟然看不懂,难道又给河南人拖后腿了

  如此说来,项羽刘邦他们喝酒,用什么呢?鸿门宴上,樊哙闯帐,项羽赐给他“卮酒”,不过“卮”能容四升,也就是八斤,一般人估计不会拿那种东西喝,用来盛酒才适合。所以,如史学家谢国祯所言,汉代“饮酒的器具叫作羽觞”——一种浅腹平底,椭圆形,杯口侧面还有以便手持的双耳,所以也叫“耳杯”。羽觞出现在战国时期,一直沿用到两晋,金、银、铜、玉、漆、陶各种材质都有发现,学者们认为,除了陶制的为冥器随葬之外,剩余都是实用用途。“羽觞”,这个名字颇美,所以在后世就不断出现在诗文中,如张衡的《西京赋》中:“促中堂之狭坐,羽觞行而无算”;如汉成帝后妃班婕妤写过“顾左右兮和颜,酌羽觞兮销忧”,一直到唐代,大诗人李白还在写“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本报记者 李遇

原载: (http://www.bypro.net)本文地址:http://www.bypro.net/jydt/9533.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