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飘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不用飘柔网 > 教育动态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宋代的春运:可打“马的”回家 普通票或为250元新台币(图)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球探足球比分 更新时间:2017/09/26

  雪溪行旅图(宋)(资料图)

  17日,台北故宫博物院宣布,从7月1日起门票价格上调,普通票将从160元新台币涨到250元新台币,团体票从100元新台币涨到230元新台币,台湾民众凭身份证享150元新台币优惠。  新华社发

  古人出行(资料图)

  □刘永加

  1月24日,2016年度春运正式拉开帷幕,高铁、飞机是现代人最便捷的交通工具,那距今千年的宋代人又是如何回家过年的呢?如果你有幸穿越来到大宋的首都东京(开封),也称汴京,在街上看到飞驰而过的骑马人,带着大包袱小行李,你别以为都是公干的官人官差,好多是回家过年的游子打的“马的”;还有从你身边呼啸而过的各类厢式客车,也是很时髦的春运工具。

  打“马的”很方便,

  就像今天的出租车一样

  那时的交通条件,租赁一匹马骑着回家过年,就像今天我们打的一样方便,尤其是在东京这样的大都会,打理经营出租马匹业务的门市很多。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4《杂赁》记载:“寻常出街市干事,稍似路远倦行,逐坊巷桥市,自有假赁鞍马者,不过百钱。”也就是说当时在京师城内乘坐出租马,大概最远不超过100文即可。该书同时还记载,独牛车之类“亦可假赁”,还有“赁轿之家”。

  熙宁五年(1072年),正是宋神宗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前夜,大宋的经济已经有了很好的发展,此时有一个日本僧人叫成寻来到中国,来到汴京作旅游访问。他把这次访问写成了一本书《参天台五台山记》,记载了他此行的收获和感受,书中对他在汴京的交通情况记载比较详细。可以例证当时大宋首都的马匹租赁交易情况。成寻来到京师开封后,通过记录来看主要以马为代步工具,而且全部是租赁的。从住处前往皇宫,一行8人加翻译租了9匹马,付钱900文,合每匹100文:“马人人与钱九百文了,各百文有也。”数日后的一天租马9匹,参拜了几处大寺院,付钱1贯500文:“今日借马九匹,与钱一贯五百文了。”每匹约167文,大概属于包天的价格。次年正月又两次租马,每匹约支付100文:“借马九匹与九百文毕。”三月,又租马到显圣寺,价钱是70文:“马各七十文毕”;租马到吴枢密家,价钱是100文:“马人与百文”;次年四月,“三藏共行寿圣院尼大师斋所,通事、小师二人同去。路极远,三十里,北门外院也……马人与一百五十文。”所谓的150文,自应是每匹马的乘骑价格。来回60里,每里平均2.5文,看来起步价不高。由上面所述可以看出,成寻之所以选择打马的,主要是便捷,价格不高也是重要原因。

  成寻在中国期间,除了“打马的”之外,还“打轿的”。据成寻《参天台五台山记》一书记载,后来他来到杭州短暂停留,前往灵隐寺拜会高僧后,被用轿子送回住处,支付轿夫每人50文:“轿子担二人各五十文”,共100文。他又在剡县城内从住处到国清寺之间用轿子,“轿子功七十文”,花了70文;继续前进向邻近的新昌县,“私以六百七十文钱雇二人乘轿,余人徒行。过三十五里,至新昌县”。以670文雇了一顶二人抬轿子,行走了35里,约合每里每人9文多。到台州后拜访寺院、官府,用轿多次:“担轿二人,各与六十文钱”,共120文;又一次“担轿二人,各与钱卅文”,共60文;又一次“轿人各与二十四文钱了,共48文”。大概是在本地的短途数十文到100多文,到邻县的长途数百文。

  客车宋代已经出现,

  坐车回家过年很时髦

  骑马、坐轿在交通高度发达便捷的今天看来慢死了,那时的“春运”怎么办?其实,客车在宋代已经出现了,那时人们乘坐客车回家过年已是件很时髦的事。

  曾看过一本书《宋朝完美生活》,文中写道:“‘四爷定了先走陆路到万州,而后转水路回杭州,得先雇车。让大河这两日去市上的几家车行看看行情。’钱氏对碧烟道。碧烟想了想,‘奴婢省得,看这些东西怎么也需要两辆太平车,三牛厢车一辆给仆从,两辆独牛厢车给四爷、四娘子和小娘子,还有随身侍婢和小厮。’”作者短短的几句话,信息量很大,描绘了一幅宋代“春运”回家过年的出行图。文中既说明了宋代“春运”的方式是坐客车,也介绍了用车方式是雇车,就像我们今天长途客车,分为客车和货车两种,拉物品的货车叫太平车,租了两辆;大客车叫三牛厢车,仆从乘坐;高级点的小客车叫做独牛厢车,给老爷小姐坐。

  从查阅的文献记载来看,宋代的“春运”就已经开始使用客车了。那时的客车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比较高级的客车,就是上文的独牛厢车。一般是汴京贵族宅眷所坐的一种车子。据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载:“有宅眷坐车子,与平头车大抵相似,但棕作盖,及前后有勾栏门,垂帘。”另一段说:“命妇王宫士庶,通乘坐车子,如车檐样制,亦可容六人。前后有小勾栏,底下轴贯两挟朱轮,前出长辕,约七八尺,独牛驾之。亦可假赁。”这里就记载了可以租赁到,更便于“春运”调配。其实,这种车子,在其他城市也得到了推广使用,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记载:“成都名族妇女,出入皆乘犊车。”这种犊车就是汴京的独牛厢车。

  二是能坐多人的大客车叫三牛厢车,而且带卧铺。这种车子多用于长途旅行,更适合“春运”。在南宋有一幅名画叫《雪溪行旅图》,虽然作者已无从考证,但就是这幅名画,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宋代客车“春运”图。这种宋代客车,就在这幅画中得到了详细的直观反映。画中前后共有三辆三牛厢车。从图中来看,这种车子以三牛牵引,力量大,可载多人,适合于长途运输。双层车厢,上层低而宽,是卧铺,下层高而窄,是车厢,整个车子呈拱形。其中最前边的那辆车有人正从下层向上层爬去,第二辆车门大开,车上层有人裹被而卧,下层一人闲坐。最后边的车上下层皆闭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似乎没有乘坐客人,也许是备用车辆。这一组三辆车一起出行,既能多拉客人,也便于长途互相照应。有了带卧铺的“三厢牛车”,那时的“春运”已经很便捷了。

  三是有一种快速客车被称为细车。宋周qG的《清波杂志》记载了当时的一些典章制度、风俗、物产等,在卷二《凉衫》中说:“旧见说汴都细车,前列数人持水罐子,旋洒路过车,以免埃盖蓬勃。”另外在周qG《北辕录》中说,他在出使金国时,路过淮北也见过这种车子。这种细车每役用十五匹驴子,有五六个人把车,赶车者不用鞭子而用巨梃击打驴子。由于役用驴子较多,赶车者又舍得打驴子,因此车速极快,“其震荡如逆风,上下波涛间”,可见其速度之快,适合办急事,送个快递没问题。急于回家过年的打工族,多花些银子,甚至可朝发夕至。

  再有一种客车叫l车。是当时妇人乘坐的一种车子。司马光在其居家礼仪的专著《书仪》卷三中说:“今妇幸有l车可乘,而世俗重檐子,轻l车。借使亲迎时暂乘l车,庸何伤哉!然人亦有性不能乘车,乘之即呕吐者。如此,则自乘檐子。”檐子,是北宋都城盛行的一种非常豪华的大型轿子,供贵族妇女使用。看来那时有些人还不适应l车这种新生事物,不敢或者不愿意坐客车,甚至出现了晕车现象。但是为了回家过年,相信还会有人毫不犹豫地选择它。

内容搜集整理于365备用,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原载: (http://www.bypro.net)本文地址:http://www.bypro.net/jydt/9405.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