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飘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不用飘柔网 > 教育动态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白先勇忆白崇禧:曾与蒋介石闹翻 法国恐袭,真是“文明的冲突”吗?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最新网址 更新时间:2017/07/30

  北京3月22日电(上官云) 近日,著名作家白先勇《关键十六天》正式在中国国内出版,这本讲述其父白崇禧与台湾“二·二八”事件的专著还未上市便引起空前关注。19日下午,白先勇现身北京,与到场读者分享写书的心路历程,回忆父亲白崇禧的戎马生涯。

  18岁参加敢死队驰援武昌起义 率军完成北伐

  断定“文明的冲突”已经到来而且不可避免,既是轻率的也是危险的。危险性在于,这种论断既忽视了恐怖袭击事件发生的具体原因,又给异质文化和文明强加了过于主观的博弈能动性。

  法国恐怖袭击事件,举世为之震惊。法国面临阿尔及利亚战争后最严峻的安全挑战这一事实,既强化了国际社会对于极端宗教势力威胁的认知,也引发了人们对于恐怖主义肇因的深入思考。法国的“伊斯兰化”、欧洲的衰落、西欧人口比例发生的变化等,从不同角度为“法兰西之殇”作了注解。而最醒目的注解,是法国恐怖袭击事件验证了“文明的冲突”的预见性,而IS在社交媒体对伦敦、罗马、华盛顿发出的新宣战书,似乎进一步证明了今天的主要冲突模式就是文明间的冲突,文明间的虚线就是战争的分界线。

  提到白崇禧将军,很多人并不陌生。他曾是国民党桂系中心人物,与李宗仁合称“李白”,因机智多才素有“小诸葛”之称。不过,对于“军阀”的称谓,白先勇并不是十分赞同:“好几次我提出抗议。我的父亲不是军阀,他18岁就参加广西学生军敢死队,驰援武昌起义。也参加了辛亥革命、北伐。当时蒋介石任北伐军总司令,邀请他当参谋长。”

  就这样,白崇禧一路带兵从广州打到山海关,并第一个领军进入北京,那一年不过35岁。当时,唐山是国民革命军的总部,白崇禧最终是从唐山打到兰州,完成北伐。白先勇展示了几张照片,回顾白崇禧的那段经历:“这是在唐山。父亲完成北伐战争后来到这里。当时带领第四集团军进入北平的时候,天津《大公报》还有过报道。”

  另一张照片,是进入北平(北京)后,白崇禧于故宫所摄,巧合的是,该门便唤作“崇禧门”,70年后,白先勇也去拍了一张。他说,父亲白崇禧当时在进入北平的时候,很是受欢迎,因为当时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刚刚过去,人民对国民革命军抱有很高的期望,“他还应邀去清华大学与北师大去演讲,我见过讲稿。”

  与李宗仁并肩指挥“台儿庄战役” 登上《良友》封面

  在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白崇禧另外一个比较大的成就便是在抗战时期。白先勇出示了白崇禧与李宗仁、蒋介石的合影,并回忆,那时白崇禧的职位是副总参谋长,从广西飞到南京参加抗战,在几个比较重要的战例中,第一个便是中外闻名的“台儿庄战役”。

  “在台儿庄大战前期,蒋介石跟我父亲飞到徐州,并要我父亲留下来协助李宗仁指挥台儿庄战争。”毋庸置疑,台儿庄战役在八年抗战中十分关键。白先勇说,那时南京沦陷并遭遇大屠杀,军民死伤30万人,整个国家士气消沉,非常悲观,以为抵不住日军的侵略。

  这时,正是台儿庄战役在很大程度上重振士气。1938年,李宗仁白崇禧指挥军队在山东台儿庄给日军迎头痛击,打破“皇军无敌”的神话。白先勇说,这也就让日军“三个月解决中国战事”的幻想破灭了,同时奠定八年持久战的根基。当时最流行的画报《良友》对此亦有记载。

  “那会儿,《良友》等同于美国那种流行杂志一样。五月的那一期以我父亲白崇禧做封面的,四月以李宗仁做封面。”在白先勇看来,这一仗让全国士气高起,“父亲参加过的很多战役都是全国性的,长沙大战等等。军阀都是为了地方军事利益,所以我一直说,他不是桂系军阀。”

  在台湾17年均受特务监视 去世后蒋介石亲往悼念

  在演讲中,白先勇多次以“恩怨分合四十年”来形容白崇禧与蒋介石的关系,他直率地介绍,父亲岁蒋介石来到台湾后的17年间,长期受到特务监视。但在因心脏病去世后,蒋介石还亲往悼念。

  “抗战胜利后,我父亲的职务是国防部长。就是在他的任期内,台湾发生了‘二·二八’事件。”白先勇说,当时父亲与蒋介石的关系很复杂,不过这个时期,蒋介石对他还是信任的,1947年3月7日,正在山西太原巡查的白崇禧被蒋介石急电召回南京,命其处理此事。

  尽管在许多方面,法国恐怖袭击事件——以及“9·11”以来的许多恐怖袭击事件确实呈现出了一幅幅“文明的冲突”的场景,但就此断定“文明的冲突”已经到来而且不可避免,既是轻率的也是危险的。危险性在于,这种论断既忽视了恐怖袭击事件发生的具体原因,又给异质文化和文明强加了过于主观的博弈能动性。

  首先,法国恐怖袭击事件不是“文明的冲突”自然演变的结果。恐袭之所以发生,与法国在叙利亚事务上立场趋于强硬,而近期IS由盛而衰有直接关联。2013年以后,随着IS在叙利亚北部的扩张并威胁到“自由叙利亚军”等法国认定的温和派的生存,法国成为叙利亚事务上的鹰派。今年9月,法国空军开始空袭IS,11月初,法国总统府又宣布将出动“戴高乐号”核动力航母打击IS。与此同时,近期IS在战场遭遇军兴以来的最大失败,其设于叙利亚北部的“首都”拉卡,成为西方联军空袭目标,拉卡和伊拉克石油重镇摩苏尔之间的空陆线路,也被库尔德人武装占领。在这种情况下,IS在法国策划实施恐袭,是为了以不对称战争的方式以达到战略恐吓和遏制的目的。这与“文明的冲突”无关。

  其次,法国恐怖袭击事件不代表目前已经形成了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对阵的格局。虽然IS严格恪守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法则,勾勒了新的伊斯兰大同世界的想象图景,吸引了不少狂热支持者,并因此获得了能够改变局部地缘政治版图的力量,但恢复“哈里发国”、寻求“末日大决战”、设立奴隶市场等,说明IS只是复古式扩张运动的狂热推动者,这既不代表正朔也不代表真理。IS既不是伊斯兰文明的代表,又何以断言“文明的冲突”?

  必须看到,简单地将法国恐怖袭击事件归因为“文明的冲突”,隐含了西方中心论的视角和为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辩解的潜在逻辑。法国10个月内两遭恐袭,反映出的不是“文明的冲突”,而是传统国际秩序观的失效。正如有研究者指出的那样,现行国际秩序观实际上是欧洲维也纳体系和美国威尔逊主义结合的产物,这一秩序观先主要建立在维护贸易差序的基础上,应对文化、文明差异不是这一秩序观的主要考量,维护“权力的社群”才是主要考量。正是基于欧美才是“权力的社群”的主人,才造就了反恐的双重标准,造就了脱离联合国授权的军事干预模式。而推倒强人政权后产生的政治和安全真空,为更原子化的敌人创造了登上历史舞台的机会。

  白先勇称,白崇禧到台湾后每天去各地宣慰演讲,接待民众,要学生复课。对军队训话要求其遵守军纪不得乱来,而这些事情影响很大,当时基本稳定了民心,前后恰好是十六天的时间,“‘二·二八事件’让父亲在台湾有了很高的声望。后来跟蒋介石闹翻,再到台湾去的时候,蒋介石却对他非常不好。”

  所以,白先勇希望借《关键十六天》出版的时候,还原真相。他告诉记者:“我们中国人都很尊重历史,史官即便被杀也要讲真话,不是历史的话那便是伪史、虚构。这也是《关键十六天》的一个初衷。”

  用“文明的冲突”简单解释恐怖袭击的升级,最终只能陷入“宿命论”而失去建设性。更明智的做法,是找到国际秩序的漏洞,打上补丁,比如植入非西方的视角。如此,反对恐怖袭击才能转化为国际社会的一致行动,“文明的冲突”才不会真的成为历史的必然。

  □徐立凡(学者)

澳门百家乐网址原创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载: (http://www.bypro.net)本文地址:http://www.bypro.net/jydt/8992.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