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飘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不用飘柔网 > 教育动态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面收费难推行 天津曾建立中国最早的公立妇产医院(图)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足球导航网 更新时间:2018/01/25

   6月初,虾米音乐网首席运营官王小玮曾表示,6月5日起,包括虾米音乐、百度音乐、QQ音乐、酷狗音乐、多米音乐、酷我音乐等在内的知名音乐网站将试行全面收费,过渡期2个月。消息爆出后,互联网上一片哗然。

  然而,在王小玮说“试行全面收费”后至今,不少网友发现,QQ音乐、百度音乐、虾米音乐的主界面并未因所谓的“收费”而发生改变。而在QQ、酷狗、百度音乐中,依旧可以轻松找到普通版的音乐进行免费下载。在百度音乐中,一首歌被分成了标准品质、高品质、超高品质和无损品质4个下载版本。除了标准品质,后三者都需要通过注册、充值等方式进行操作。而这些付费尝试实际上几个月前就已在百度音乐推行了。至于虾米网,在6月5日后也只是低调启动了15元包月的收费模式。

  北洋女医院的婴儿哺乳室中,一名助产士陪伴摇篮里的几位新生儿

  那么,网络音乐全面收费是否真的可行?除了下载收费,网络音乐还有没有别的盈利途径?

  全面收费不是必须

  业内人士认为,音乐网站传统盈利模式难以为继,推广下载收费具有“破冰”意义。

  传统模式下,音乐网站通过发布免费音乐来吸引网民点击量,影响力达到一定水平后,网站通过做广告获得收入,并将一部分利润分配给版权商。“但问题是,音乐网站不像视频网站,难以吸引网民的目光停留在屏幕上。”多米音乐战略部总监左东旭表示,从多年来的运营经验看,音乐网站靠广告收入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如果再不变革,整个行业可能崩溃。

  “从这个角度来看,收费下载不仅是收点钱的问题,而是关乎网络音乐行业的长远发展。”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副理事长周亚平说。

  尽管网络音乐收费下载被赋予了如此宏大的意义,但网络音乐全面收费是必须而且一定要实行的吗?

  从现实情况来说,音乐下载收费,首先需要面对的就是“用户习惯”这座大山,不管这种习惯是否合理,都是它必须要小心面对的问题。众多知名音乐网站之所以对全面收费小心翼翼,或许是因为与音乐收费相比,他们更担心用户流失到其他免费的盗版音乐网站。由于许多正规音乐网站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盈利模式,用户流失只会让他们得不偿失。

  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王王君认为,从目前国内的市场环境来看,网络音乐下载全面收费并不是必须的。因为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运营上已经适应了中国的“免费模式”,而且已经找到了一些基于免费内容的商业模式,并在进行进一步的探索。“这些商业模式都是建立在用户活跃的基础上,如果真的要全面收费,就会直接影响到用户的活跃程度,实际上是触及了当前音乐网站的核心利益”。

  部分收费是大势所趋

  不过,王王君同时表示,随着用户付费习惯的养成,网络音乐收费下载可能会慢慢地发展起来,但是并不会发展到全面收费。除了上述原因之外,王王君认为,版权方除了卖内容,同时还有利用互联网强大的传播能力推广新人的需求,而这一部分内容不但不会收费,还有可能给音乐网站支付相应的推广费用。

  音悦Tai首席执行官张斗表示,其实不光是在中国,就算是在美国,互联网音乐的付费下载率也不到10%。中国电信数字音乐运营中心副总经理朱映波也认为,采用苹果iTunes的单曲购买模式肯定行不通,但未来收费是一定的。

  事实上,这也是业内的共识。大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喜欢音乐的消费者都希望听到高品质的音乐作品,这就需要有人来创作,需要有人来出资支持。消费就要负担,这也符合市场经济的原则。而且,如果按照消费者付费的原则运行,这个行业的发展就会受到市场机制的约束,这就可以对网络音乐的发展起到监督作用,从而促进音乐作品质量的提高。对于消费者来说,就会享受到更高层次的消费产品,这也是一个良性循环。同时,对网络音乐进行收费,实际上是对网络音乐产业链条上知识产权的保护。这样可以激发更多有天赋的人进行音乐创作,因而可以建立更加符合市场经济运行规则的激励机制。

  艾瑞咨询研究院院长曹军波认为,网络音乐要想全面收费难点重重,很难一蹴而就。他坦言,就算要这么做,仍会有大量盗版音乐出现在网络上,用户还是可以选择免费的音乐,如何培养用户选择付费仍需要长期的博弈。“因此,音乐网站只好将现有的用户慢慢地向付费用户那儿转,过程一定是漫长的,不会在某个节点上突然爆发,音乐用户付费习惯是需要培养的。”

  探索其他盈利途径

  实际上网络音乐要实现盈利,还是有其他途径的。豆瓣音乐产品分析师齐巍认为:“用户产生内容(UGC)是未来音乐创作的趋势。”齐巍没有传统唱片行业的工作背景,完全是一个互联网人,这是他在分析和观察了国内外许多商业模式的探索后得出的结论。

  齐巍的观点是,一首MP3是死的,放100遍还是一首MP3,让人唱就不一样了,100个人唱就活了起来,有了UGC就可以做社交。传统的音乐只有明星唱,很多“粉丝”都无法跟明星认识。“但是如果你降低门槛,让大家都能唱歌了,这里有很多变现的机会。”齐巍不看好音乐内容,但是他看好唱歌的人。他认为,从人的角度来说,无论是“草根”还是明星都有机会,“草根”唱歌有自己的朋友听,独立音乐人把自己的作品做个试听小样放在豆瓣上,让大家来免费听,有了知名度,再通过演出或者其他渠道把成本收回来。

  王王君的观点与齐巍异曲同工。她认为,对于网络音乐来说,O2O也是很好的一种盈利模式,即通过线上(Online)渠道推广歌手,通过线下(Offline)音乐会、广告等方式盈利。

  除了UGC之外,APP专辑也是另一种实现盈利的途径。今年,民谣歌手曹方把自己的新专辑《浅彩虹》做成了APP产品,这张专辑被认为是国内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APP专辑,当用户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划过的时候,指尖会带出一道彩虹。为这张专辑操刀的NOVA娱乐主理人相征表示,APP专辑能为听众带来更加多元化的互动体验,就像指尖的彩虹,这在实体的CD上是实现不了的,这使得音乐的体验更加丰富。

  北洋女医学堂,其培养的医护人员全部到北洋女医院实习,开创了医科教学与医院临床一体化的办学模式

  成立初期的北洋女医院,就在总督府的西边邻近北运河边的地方(图片由高伟提供)

  天津市中心妇产科医院的前身

  妇产医院,是迎接新生命的地方,这里是一个生命的起点,也是给予新生命最早护理和照料的地方。

  在天津,妇产医学有着悠久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前,天津便建立了中国最早的公立妇产医院和公办护士学校。它们的出现不但让新生命的降生有了先进医学的保证,也促使人们的生育观念发生了转变。在那些记录早年产科医院的老照片背后,还有很多人和事,推动着人们的生育观念和方式转变,为后来更多新生命的降生,保驾护航。

  最初北洋女医院并不受被封建思想禁锢的妇女欢迎,怀孕妇女临盆仍然去请接生婆,而一些在衙门和洋行里做事的人们较为开放,他们的家属首开先河,成为西式接生的第一批受益者

  69岁的石春惠老人在2014年的10月做了奶奶,她的孙子在天津市水阁医院出生。孙子出生的那一刻,石春惠一家的生活轨迹也发生了改变。孩子的降生于她而言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则是这家医院见证了她自己,她的儿子、孙子,一家三代的降生。

  “孙子出生那晚,我们全家在产房外守了一夜。那晚产房有8个产妇临产,我坐在产房外看着医生和助产士忙里忙外。当初我就是在这家医院出生的,那时是旧社会,大多数孩子都是在家里由接生婆接生,去医院由助产士接生的比较少。我的母亲因为接受了新式教育,选择了用最专业的方式把我带到人间。现在,医院的环境和医疗条件比从前更好了,人们的生育观念也变了,这应该是产科医院对人们生活的最大影响吧。”在这家有百年历史的妇产医院,石惠春老人感慨颇多。

  水阁医院的前身是北洋女医院。据《天津通志·卫生志》记载:光绪二十八年袁世凯创办军医学堂,以培养军医为宗旨,学生毕业后即派往军队充任医官。与此同时,还开办了北洋官医院、北洋女医院。文史研究者高伟介绍,为了推行西法接生,提高妇女儿童的医疗保健水平,袁世凯力排众议坚持成立了北洋女医院——这是第一家官方创办的西式妇产医院,隶属于李鸿章当年成立的北洋医学堂管理。

  成立初期的北洋女医院没有独立、固定的诊疗场所,就在总督府的西边邻近北运河边的地方,租了一个独门小院正式挂牌接诊,与利奥诺拉·郝维德在大王庙开办的“施医院”隔河相望。

  据高伟讲述:最初北洋女医院并不受被封建思想禁锢的妇女欢迎,怀孕妇女临盆仍然去请接生婆,有了疾病依旧去中药铺抓药,而一些在衙门和洋行里做事的人们较为开放,他们的家属首开先河,成为西式接生的第一批受益者。许多经历过丧子之痛的妇女也逐渐愿意接受西式接生的安全分娩。随即,北洋女医院的门前才热闹起来,坐车的、坐轿的妇女们,三三两两结伴而来,体验西医的快捷和安全。

  如高伟所言,在旧时天津,人们习惯性地在孕妇临产的时候,找一名妇女到家里,为产妇“接生”,但这些人从来没有受过教育,更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所用的器械全是居家用品,而且不消毒,所以产妇和婴儿的死亡率比较高。

  石惠春的母亲当初之所以选择到公立的妇产医院生产,也是因为儿时曾见过接生婆的接生过程,“母亲是姥姥的第一个孩子,她原本有三个妹妹、两个弟弟,但因为接生不当,两个弟弟都夭折了。据母亲和我讲,她12岁时,姥姥即将分娩,让她去找接生婆来接生。当时姥姥难产,孩子怎么也生不出来,接生婆就用擀面杖推她的肚子,还让我母亲到院子里喊‘孩子快来,孩子快来’,也不戴经过消毒的手套,用一把剪刀将脐带剪了,结果孩子出生7天就夭折了。”

  前来北洋女医院看病的人越来越多;袁世凯调任军机大臣赴北京上任,临行前还不忘给北洋女医院留下白银二万两以供使用

  “前来北洋女医院看病的人越来越多,几乎影响到院子后面李公祠的施工。1907年,袁世凯聘请了回国不久的我国第一位女留学生、著名妇科专家金韵梅女士担任北洋女医院的院长,并计划将医院迁到闲置的原长芦育婴堂。”据高伟介绍,那之后不久,袁世凯调任军机大臣赴北京上任,临行前还不忘给北洋女医院留下白银二万两,由长芦盐运使张镇芳监管使用。

  1908年,张镇芳请盐业委员吴峻陪同金韵梅院长勘查东门外老育婴堂房屋。经金韵梅仔细勘查和丈量,认为可行,就用袁世凯留下的这笔钱又组建了北洋女医学堂,隶属北洋女医院。北洋女医学堂和北洋女医院全部移至水阁大街的老育婴堂内。北洋女医学堂培养的医护人员,全部到北洋女医院实习,开创了医科教学与医院临床一体化的办学模式。高伟说,迁至水阁大街后,医院扩大了病房,新建了手术室、化验室等,北洋女医院得以发展。由于天津老百姓习惯以坐落地点“水阁”称呼北洋女医院,因此,水阁医院的名声得以远播,成为著名的妇产科医院。

  除了北洋女医院,当时的天津,还有一所主要的产科医院——法国天主教教会育婴医院,它是今天津市中心妇产科医院的前身。

  有了专业的助产士,产妇的生产有了保障,医院里的助产士在生产过程中教产妇正确的方式,并在产后给大人和孩子充分的照顾,这让第一次接触到专业助产士的产妇倍感新奇,也留下了人生美好的回忆

  在一张北洋女医院的老照片中,一名助产士在医院的婴儿哺乳室,陪伴摇篮里的几位新生儿。助产士的出现,是妇女生育史上的一个重大突破,代替了旧社会传统落后的“接生婆”,使更多的产妇接受了科学的生产方式。天津,在培养我国最早的助产士方面,做了很大的贡献。

  金韵梅是天津妇产医学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她不但是中国第一位女留学生,还在天津创办了我国最早的公办护士学校。金韵梅了解科学助产的利和旧式接生的弊,看到落后、危险、不科学的旧式接生方式势必要被淘汰的趋向,同时认为助产教育与推行妇婴卫生如车之两轮,相辅相成。

  天津更多、更专业的助产士的出现是在1930年后。据《天津通志·卫生志》记载,1930年,为改变“全市人口稠密,生产率亦高,而收生助产之事,皆操旧式产婆之手,既不卫生,又多危险,妇女因产而牺牲者,不可胜数,殊违人道”的情况,天津市成立第一所专业助产学校。

  有了专业的助产士,产妇的生产有了保障。石惠春听母亲回忆过她出生时的情况,当石惠春的母亲开始出现临产迹象时,父亲便把她送到了医院。医院里的助产士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戴着白色的帽子,手上戴着消毒手套,从消毒包里取出医疗器械,并且在生产过程中教她母亲正确的方式。产后,助产士给大人和孩子都给予了充分的照顾,这让第一次接触到专业助产士的石妈妈倍感新奇,也留下了人生美好的回忆。几十年后,当石惠春的小孙子在同一间医院诞生时,医疗水平和生产环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儿媳妇生产时,各方面都更加现代化和科学了。”

  从老照片穿越回现实,一所医院不但见证了一家三代的诞生,也书写着人们生育观念在新时代的新变化。

  本组撰文 本报记者 苏莉鹏 专家支持 高伟

  APP专辑的优势还体现在它的可持续性上。CD是一个静态的产品,制作完成后不会再发生变化,而用户在购买了APP专辑后,内容提供方可以不断做出补充或者更改,只需用户通过网上商店进行更新即可。而丰富的体验和不断更新的内容使用户更愿意购买APP专辑,从而也就增加了盈利。

  此外,王王君还表示,网络音乐在内容收费方面可以借鉴数字阅读的模式,提升实体专辑的收藏、礼品价值,通过在线试听提高歌手、专辑的知名度,通过销售精装版、典藏版、限量版专辑获取利润。 亚文辉

  照片除署名外由天津市档案馆提供

内容搜集整理于澳门百家乐,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原载: (http://www.bypro.net)本文地址:http://www.bypro.net/jydt/10231.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