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飘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不用飘柔网 > 教育动态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罗援将军新书《鹰胆鸽魂》首发 一把好藤椅成本超千元(图)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十大博彩网 更新时间:2018/01/14

罗援将军新书《鹰胆鸽魂》首发自称“理性的鹰派”

《鹰胆鸽魂》首发式。穿西装者为罗援

几把藤椅,一位工匠,一个至今仍在北京内城里坚守的老铺。

  北京8月2日电(上官云) 2日,罗援将军新书《鹰胆鸽魂——罗援将军论国防》(《以下简称《鹰胆鸽魂》)在北京举办首发式,叶剑英元帅之女叶向真、陈毅元帅之子陈昊苏等嘉宾出席了会议。罗援感慨地表示,谨以这本书献给建军节,以及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罗援现为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主编、合著多部作品。《鹰胆鸽魂》是其首部专著,全面、集中地呈献了他五十载军旅生涯的研究成果,详细阐述了其观点、立场、见解,内容则涵盖了国家安全、军队建设的六个方面,涉及各项国内、国际军事热点。

  原军事科学院院长、上将刘精松评价该书是“铁血之作”,罗援其人是铁血之人,全书既彰显出血性、激情,又兼有智慧和大爱,其中的刚性和硬气则源自于作者的“精忠报国”之心。陈毅元帅之子陈昊苏亦表示,罗援在工作上是做出了成就的,书中表达了正义的立场。同时,陈昊苏也提到:“把我们称为‘红二代’未尝不可,但‘红二代’是一种责任,而不是一种特权。”

  “这是我的首部专著,算是处女作吧。有这么多朋友、读者来参加我的新书首发式,让我感到诚惶诚恐。”罗援笑着介绍,这次他还邀请了周恩来总理的侄女周秉德与会,“周总理是我一生崇拜的偶像”。

  “没文化呗,要是有文化,谁干这个啊。”60岁的张庆来说得谦虚,但他并没意识到,这门近乎失传的手艺,现在其实是很“前卫”的文化——手作总是慢的,而这个时代,慢,是奢侈的。张庆来的制作,可能赶不上工业品的速度,但是他相信,历经岁月变迁后,每根藤条中蕴含的心意,会随着时间沉淀下来。

  每根藤条都有人情味儿

  韩记藤椅铺,位于西安门大街14号。这是个纵深的小院子,从大街上走过往里一望,总能看到一个人影,坐在小凳子上低着头。这便是张庆来的店铺。

  院子最里边是一间约有20平方米的屋子,整个屋子被一把把藤椅占满。地上摆的,墙上挂的,新的待售,旧的待修。张庆来一手拿着锥子,一手攥着长长的藤条,两只手不停地穿来穿去,忙活着编织藤椅的靠背。他已说不清有多少个日夜都是这样度过,早年间工厂效益不好,张庆来出厂“内养”。回到家里后,帮助父亲全身心投入到藤椅制作的工作中。

  其实,在沙发普及前,藤椅算得上是人们心目中最舒服的座椅了。但比起古典的圈椅,它不能传代,比起小巧的方凳,它又不能随身携带,可这仍挡不住它成为经典的产品。“不能跟假的比。”张庆来习惯用“假的”形容质量不好、材质不佳的产品。现在,金属管材搭架子、塑胶材质编织的“藤椅”遍布市场,但张庆来认为,那些材质不仅耐用性不佳,也无法带来坐在藤椅上那种舒适感。

  对品质的极致追求,成为老张一直以来坚持手工制作、维修藤椅的根本所在。也正是因为“手工”,让每一根藤条都带着人情味儿,张庆来做的藤椅如今有了一代又一代的忠实追随者。很多老街坊虽已搬走,但他们也会专程把藤椅送回来给张庆来维修。

  看似简单的藤椅,其实制作起来并不简单。粗藤子热弯,细藤子慢慢编织,制作一把藤椅,几乎都是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若更精致一些加上点缀的木雕,则还要更久。

  更要命的是藤条。北方人通常以为,藤条是南方、雨林随处可见的植物,其实不然,张庆来使用的藤条,来自印度尼西亚。这多亏当年老父亲在北京藤厂工作,后来北京藤厂与南洋藤厂合并,老父亲积累了点儿人脉资源,才能买到这并不常见的材料。上乘的藤条材料,尤以稍细、颜色微微红润的为佳。用这样的藤条生产一把藤椅,不计时间,只说成本,就已是超过千元。

  这门老手艺后继乏人

  张庆来的老父亲张讲盛,是个挺有名的手艺人。1981年改革开放,老爷子决定干个体,便在家开了“韩记藤椅铺”。所谓“韩记”是张庆来母亲的姓氏。藤椅铺刚办起来的时候,生意相当不错,当初一把藤椅售价不过6块5毛钱,“就那做工,放在现在少说也得卖上千块钱。”那段时期,人们开始有些闲钱,愿意装点家居,但后来各种新形式的沙发、座椅兴起,也给藤椅市场带来不小的冲击。

  “每天坐这儿这么干,一个月也就剩下两千多块钱赚头。”张庆来说,藤椅铺开到今天已经度过了34个春秋,早年间城里还能找到几家藤椅家具铺,比如,厂桥就曾有一家父亲老工友开设的店铺;历代帝王庙对面也有一家;花市的那家藤椅铺,据说老手艺人曾经是生产笼屉的。

  至于书名的由来,罗援解释道:“以前,我和一位教授去美国出席一次战略对话,当我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有人评价我是‘鹰派人物’,我马上作出解释:我是理性的鹰派,而不是莽撞的鹰派”。

  “我所说的理性的鹰派,就是有鹰的眼睛、鹰的爪子,但又要有鸽子的心脏和头脑,我们崇尚和平。我当时就想,假如我以后出本书,那么名字就叫做《鹰胆鸽魂》。”罗援亦呼吁,军人都应该是“鹰派”,并表示,这是职责和使命所在,但前面要加一个定语,就是“理性”。

  然而至今,那几家或是因老人做不动无人接班,或是因为城市改造,逐渐都消失了,只剩下了韩记一家。6年前,张庆来的母亲韩老太太过世。去年,92岁的父亲张讲盛老爷子也过世了。张庆来的孩子如今和其他年轻人一样上班,张庆来自己也说不清,究竟能将藤椅铺支撑到哪一天。“不干?街坊们、老主顾们也不答应啊!”每当说起这些,张庆来的脸上就会绽放出会心的笑容。文并摄 张硕 J233

本文转载于百家乐官方网站http://www.0662fdc.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原载: (http://www.bypro.net)本文地址:http://www.bypro.net/jydt/10153.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