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飘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不用飘柔网 > 股票资讯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全民公决决“钱途” 将推行负利率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红足一世 更新时间:2017/10/10

  希腊5日举行全民公决,以决定是否接受债权人早先提出的协议草案,公决初步结果拟于当晚宣布。如果反对者在全民公决中占多数,国际债权人会怎么应对?退出欧元区会否提上日程?

  1月29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网站消息,日本央行29日决定加码货币宽松,将推行负利率。

  实际上,随着希腊7月1日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形成技术性债务违约,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正变得更加紧迫,欧元区多年努力打造的“防火墙”迎来了一次大考。

  5日,一名男子在希腊北部城市塞萨洛尼基的一个投票站投票新华社发

  欧债危机催生欧元“防火墙”

  自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盟、欧洲委员会、欧元集团、欧洲央行等欧盟机构为避免债务危机再次发生,进行了一系列结构性改革,用欧洲稳定机制(ESM)、银行业共同救助基金以及欧洲央行推出的直接货币交易、资产购买计划等措施为欧元区构筑了坚固的“防火墙”。

  欧洲稳定机制于2012年10月正式启动,2013年年中开始运作,是欧元区的常设性救助机制,向融资困难、需要帮助的欧元区国家和银行提供资金支持。ESM认缴资本将达到7000亿欧元,其中800亿欧元为实际到位款项,其余6200亿欧元为欧元区国家承诺可随时支付的款项和担保。

  6月18日欧洲稳定机制发布的2014年年度报告显示,目前该机制已经参与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救助项目,但放款能力仍在4500亿欧元左右。一旦希腊违约甚至破产,欧洲稳定机制能够为其他可能“受感染”的国家提供救助。主要途径包括向财政困境中的国家提供优惠利率贷款;购买面临严重金融危机的成员国国债;以信贷额度的方式提供预防性金融援助;为成员国的金融机构提供资本重组融资等。

  近年来欧元区进行综合经济治理,欧洲稳定机制是其中一个支柱。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曾于6月30日建议与欧洲稳定机制达成为期两年、总额300亿欧元的协议。但该提议未获得欧元区同意。

  真正退出后会带来欧元动荡

  银行业联盟是欧元区为化解金融危机而出台的旗舰改革,旨在切断疲弱的银行和政府财政之间的有害联系。银行业联盟有三大支柱:欧洲央行统一监管欧元区银行的“单一监管机制”、保护欧元区银行储户存款的“共同存款保险机制”,以及对受困银行进行有序破产清算或重组的“单一清算机制”。银行业联盟清算基金计划将于2016年启动,通过向银行征税,在十年内募集550亿欧元资金,用于未来问题银行的清算成本。一旦欧洲的银行业受到希腊债务危机负面影响,银行业联盟可以阻断银行破产和主权债务危机相互牵连的恶性循环。

  欧盟机构倡导的上述改革使欧元区逐步转向一个财政和银行业联盟,而不再仅仅是一个经济和货币联盟。成员国之间在财政、经济和银行业监管等多方面的协调,一定程度上能够防止因个别成员国发生金融危机而影响欧元区整体的发展态势。

  7月1日是希腊债务违约后的第一天,欧洲市场表现较为平静,欧洲三大股指均小幅上涨。但有分析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假设引起的市场恐慌不是“防火墙”可以阻止的,一旦这种情绪带动金融市场动荡,对上述措施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据新华社

  分析>>>

  希腊危机不会

  影响欧洲复苏

  欧洲中央银行(ECB)是欧元区货币政策的唯一制定者,也承担着欧元区银行业单一监管职能,更是欧洲一体化的重要标志。2012年欧债危机期间,欧洲央行设立了直接货币交易计划(OMT),即所谓的“无限量国债购买计划”。一旦希腊违约风险外溢到其他欧元区成员国,欧洲央行将在二级市场无限量购买该国国债,以压低成员国融资成本,重塑欧元区的统一。这一计划被市场视作消除欧元区风险的坚强后盾之一。OMT计划直到今年年初才通过欧盟法律认可,至今没有真正实施。

  2012年7月,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德拉吉在伦敦的演讲中即兴讲了一句“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欧元”,这句话有效稳定了市场情绪,也被公认为欧债危机的转折点,至今仍常被媒体提起。不过,希腊和其国际债权人暂时都没指望欧洲央行用OMT挽救希腊。因为OMT与欧洲稳定机制绑定,也附带有严格的紧缩改革要求。更重要的是,与2012年希腊债务危机蔓延并冲击全球市场时相比,欧洲其他重债国经济已经有所好转,此次希腊债务危机不会影响全球经济复苏,欧洲央行没必要为了一个希腊“不惜一切”。 据新华社

  记者手记>>>

  大变局下的希腊人

  和大多数希腊人一样,对灿烂的阳光习以为常的康斯坦丁,脑海中没有“第二故乡”这个概念,因此不管在一个发达的北欧国家生活了多久,不管对于他们的经济状况多么崇拜向往,他的心中永远只有一个希腊,一个在欧洲东南角的文明古国,一片无数次被东西方交会的战火洗礼的土地。

  四年时间

  大街上满是“待租”“待售”

  2008年末,希腊债务危机显山露水,那时的康斯坦丁才只有28岁,刚刚正式完成在瑞典的研究生学业。他毅然决然放弃留下的机会,选择回到流着自己血脉的地方,一边在一家电力工程公司工作,一边继续着自己的学业。但是好景不长,雅典,这座生他养他的城市,很快就因为突然降临的经济危机,变得满目疮痍。

  四年之间,政府三度更迭,国家经济状况一落千丈。大街上的商店一家家关张,写着“待租”“待售”字样的告示成为了整个国家最常见的装饰。空空如也的写字楼,映射的是人们心中空无一物的希望。

  收入腰斩

  公司迁出辞退大部分员工

  2014年初,他刚满33岁,工作也从电力工程公司换到了一家专门从事太阳能电站建设的公司,生活似乎看到了一点起色。虽然2013年希腊政府按照欧盟的要求把太阳能电站的电费补贴降低了好多,电站收益率大幅下降,但电站的运营维护还有比较大的需求,所以他短期还不至于失业,一个月1500欧元的工资,在这个缺乏生气的土地上,已经是难得的奢侈。

  然而就在这时,政府再次对这个行业下手,把很多电站的收入拦腰砍半,并把接下来二十几年电站运营期里的标准电价调整到原来60%的水平,很多电站的运营眼看就要无以为继。虽然自己没有电站,但是康斯坦丁似乎已经预见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自己的生活会发生剧变。于是他棋行险招,辞去了工作,跳槽到了一家光伏电站投资公司。这样,只要新公司的电站还存在,他的工作应该就能保住了。果然没多久,自己原来的公司就宣布要撤销在希腊的办公室,将欧洲总部迁到德国,希腊员工除少数会随公司迁移外,大部分都被辞退。

  公决在即

  连夜取出所剩1000欧元

  2015年1月,他过完34岁生日三个月。虽然经济已经出现起色,希腊财政在近年中第一次出现了盈余,但不堪忍受紧缩政策的希腊人民迎来提前到来的大选,康斯坦丁将自己的选票投给了没有执政经验,但一直宣传要通过解除紧缩政策、进行债务重组来解决希腊危机的政党。

  一场暴风雨,一下子就降临到了6月底的希腊。

  总理在电视上讲话了,要公投。康斯坦丁的心跳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快过,他听到的总理讲的每一个字,都在他的脑海中泛起波澜。总理鼓动我们投反对票。他心里第一次对希腊退出欧元区这个概念产生了害怕的想法。他赶紧下楼,想要把自己在银行里为数不多的存款取出来,但是当他到达取款机那里时,前面已经排了十几个人。

  这是6月27日周六,凌晨三点半。康斯坦丁握着刚取到的1000欧元现金——基本上是自己现在的全部积蓄——回到家,锁上门,坐在了沙发上。他的心一直在猛跳,似乎在提醒他,这不是做梦,这一切都在真实地发生。

  (文/张迪 记者/胡洁)

内容搜集整理于太阳城娱乐http://www.jz21.net/lYwxLs/,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原载: (http://www.bypro.net)本文地址:http://www.bypro.net/gpzx/9525.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