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飘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不用飘柔网 > 国内资讯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日借菲插手南海将竹篮打水 连称对不起表示不上诉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足球改单 更新时间:2017/10/08

  5月10日,菲律宾总统大选揭晓,杜特尔特获得高票,只需要等待国会认可,就可以正式成为总统。

  这让近年来与菲律宾走得极为热络的日本十分不爽。其中一个原因是,担心杜特尔特主张与中国对话的政策,可能让日美已有的对菲律宾军事援助“崩盘”,影响日本的“国益”。

  昨日,北京市二中院,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涉嫌受贿2400余万元受审。新华社发

  众所周知,近年来日本积极插手南海事务,爆刷存在感。一方面是跟着美国搅局南海,另一方面是在南海悄然拉起“朋友圈”,而菲律宾则是圈中重要者之一。为了让菲律宾能够站到前台,形成一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形象,日本一会儿要给予菲律宾提供日元政府贷款;一会儿要给菲律宾二手船只作为“海洋监视船”;一会儿要借给菲律宾飞机,发挥“侦察作用”;一会儿派自卫队军舰进驻菲律宾港口,打气壮胆;一会儿支持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跟中国打官司。而这一切的付出,既有日本追随美国的目的,也有日本希望借南海制约东海,未来让中国在南海和东海面临“两海作战”的局面,其目的是“抗衡中国”,这也是基于日本“国益”的。

  现在,杜特尔特在大选中主张与中国就南海问题进行对话,民众用自己手中的选票支持其当选,实际上就是支持了他的“南海对话政策”。但是,这种“民意”不符合日本的“国益”,日本自然满心不快,甚至恼羞成怒。

  事实上,人们可以看出,近年来,只要是与日本一起围追堵截中国的外国领导人,就会被日本政府视为朋友,大洒金元,一起发声;只要是对这种“国际警察”行为不感兴趣,转而更加希望处理好国内经济、治安问题的未来有可能换届的外国领导人,日本政府就会冷漠相视,辣舌毒评。

  其实,不管日本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菲律宾总统大选已成定局。今天,日本已经无法用当年那种武力入侵的方式去改变邻国的政局选择。日本国内担心以往的援助是否会“打水漂”的事情也不排除出现的可能。

  新京报讯 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苏顺虎涉嫌受贿,昨日13时45分,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苏顺虎表示认罪,其辩护律师则认为检方指控数额过高。

  苏顺虎承认检方指控

  昨日,苏顺虎身着“号服”,未戴械具,与之前报道的照片相比,明显瘦了很多。

  据了解,60岁的苏顺虎从当铁道兵开始,工作一直没脱离过“铁道”,至今已30年。

  检方指控,2003年至2011年间,苏顺虎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货运营销计划处处长、营运部副主任、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的职务便利,为山西曲沃县闵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江西省物资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北京铁润商贸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单位谋取利益,为此收受上述单位的负责人给予的款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400余万元。

  苏顺虎承认检方指控,表示认罪。

  称“打招呼”不违反规定

  在之后的举证质证阶段,苏顺虎说得最多的也是“没意见”。

  据苏顺虎称,他给“行贿者”提供方便基本都是通过打招呼和在文件上做批文,以帮助对方解决货运运力问题。“打电话或者批示,都是符合规定的。”苏顺虎强调说,“就算不给钱,他们拿到省里的相关批文也能办成事,但打过招呼后,下面的路局就会尽快安排兑现”。

  当庭公诉人宣读的6名证人证言,也证实了苏顺虎曾向其“打过招呼”,让其盯一下分配计划车皮的事情。

  连称对不起表示不上诉

  “我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对不起人民。我也对不起与我共事多年的同事,对不起我早年过世的家人和我的兄长。我悔恨内疚。”庭审最后,在说完六个“对不起”后,苏顺虎哭着停顿了陈述。缓了一会儿情绪,他继续说:“请求法院、检察院能对我从轻处理,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会在有生之年、有限的生命,为党为国家为社会为铁道事业发挥余热。”

  至于最终将面临何种判决结果,苏顺虎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昨日14时43分和19时21分,北京法院网官方微博“京法网事”先后发出两条微博对此案庭审进行播报。

  此案未当庭宣判。

  ■ 焦点

  辩护人认为指控数额过高

  检方称有些钱是在苏顺虎孩子结婚等的掩护下收受的

  对于检方指控的涉贿额2400余万元,苏顺虎表示,有些钱是借的,还有一些没收那么多,但“事情已经出来了我没什么意见”。其辩护人认为,指控的受贿数额过高。

  对此,检方表示,苏顺虎的受贿数额属实。“在铁路系统,打招呼是十分有用的。并且其是货运系统的最高领导,有主观上的故意,另外还有很多钱是在苏顺虎孩子结婚、相互拜访的掩护下收受的。”同时检方称,苏顺虎受贿时间长,会扰乱正常的货物计划,挤掉其他正常运力,具有社会危害性。但其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且配合办案机关追缴赃款,截至目前,大部分赃款已经追回,可从轻处罚。

  指控事实均与铁路货运有关

  辩护律师称苏顺虎涉贿案与刘志军案没有关联

  从铁道部历次贪腐大案看,货运引发的案件丛生。此次起诉书显示,对苏顺虎的指控事实也全部跟铁路货运有关。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一名原铁道部退休官员介绍,苏顺虎作为分管运输局内货运营销的副局长,每年都会参加发改委牵头组织的煤炭运输计划会,协调当年铁路运输煤炭的指标。按正常程序,在执行过程中如果出现与计划违背的情况,煤炭企业可以投诉。但实际上,由于当时运能紧张,铁老大强势,掌握着具体指标信息的苏顺虎权力巨大。

  此前有报道称,苏顺虎案发与刘志军案有关,是其窝案的一部分。但昨日,苏的律师表示,苏涉贿案与刘志军案没有关联,庭审中也未提及二者之间有任何关联。

  ■ 人物

  自称小时捡破烂买学习用品

  “我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家里兄弟8个,先后有6个兄弟夭折,均是因为病了没有钱治。”苏顺虎说,“我上小学的学习用具和作业本,都要靠我自己捡破烂卖钱获得。”

  64岁的张先生是中国铁建的一名退休工程师,其自称和苏顺虎是兰州铁道学院大学同学,“苏顺虎成绩一般,但和同学关系都挺好的,他不善言辞,老实巴交的。”

  张先生还介绍,苏顺虎自铁道部铁道兵推荐到兰州铁道学院,毕业后,回到铁道部继续留在部队。

  “他这个人谨小慎微。”张先生说,直到从媒体上看到他将受审,才知道他出了事。

  ■ 追访

  涉行贿企业负责人仍在位

  根据起诉书,2003至2008年间,苏顺虎接受山西曲沃县闵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邦才给予的钱款共计人民币85万余元,为该公司解决煤炭运输等问题提供帮助。

  闵光焦化公司位于山西省曲沃县史村镇东宁村,成立于2003年,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000万元,主要经营焦炭、煤焦油、燃气发电机组和铁路发运。

  曾有媒体报道称,2008年、2009年,山西临汾地区许多做煤炭发运的公司囤积的煤焦都发不出去,“只有闵光(公司)的车皮走得哗哗的。”

  昨日下午,该公司一名员工称,公司这些年一直在正常生产经营,“一直没更换过领导。”其所说的领导,正是被指控曾向苏顺虎行贿的张邦才。

  检方还指控,苏顺虎接受江西省物资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周云富给予的款物,折合人民币1194万余元,为该公司解决煤炭运输等问题提供帮助。

  昨日,记者查询江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网站,该公司于2000年1月21日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0万元,在企业基本信息查询中,其企业法定代表人一栏中仍写着周云富的名字。

  另一家被指给予苏顺虎款物的北京市铁润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平谷县王辛庄镇,于1998年1月25日成立,注册资本为50万元人民币。

  检方指控,2008至2011年间,苏顺虎为该公司解决货物运输等问题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段莉给予的款物共计人民币1212万余元。昨日下午,记者多次拨打该公司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 专家观点

  是否追责行贿者可稍后进行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洪道德介绍,按照我国“无罪推定”的逻辑,目前还不能够确定苏顺虎的受贿罪哪些能够成立,哪些尚不成立。所以,等待苏顺虎案受贿罪确定成立后,掌握了企业、部门负责人行贿证据,再去追究其法律责任,也是可以的。同时,洪道德表示,按法律规定,对于行贿者的法律责任追究也有一定先决条件:不仅达到一定数额,同时也要考虑是否为“被迫行贿”,是否存在检举揭发的情节。

  中国与菲律宾都是在二战中遭受日本侵略的国家。当年日本战败的结果之一,就是把所占领的南海诸岛交还给中国。今天,南海周边国家即使为此有不同意见,最终也是可以通过和平对话协商解决的。作为并非当事国之一的日本,应该继续反省那段侵略战争的历史,切莫在南海问题上续写新仇。

  (姜丰 作者为《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玉学 石明磊 朱自洁 王贵彬

本文由网上百家乐http://www.tomcru.com/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载: (http://www.bypro.net)本文地址:http://www.bypro.net/gjzx/9508.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