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飘柔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不用飘柔网 > 财经信息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国产蓝莓量大价优 致中国投资受阻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博彩开户 更新时间:2017/12/05

  “贵族”蓝莓身价大跌6成

  原因:国产蓝莓量大价优 挤掉进口蓝莓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3月13日刊登国立澳大利亚大学东亚经济研究局局长、荣誉退休教授彼得·德赖斯代尔和该局研究员尼尔·托马斯合作撰写的一篇文章,题为《抓住中国投资的好处》。

  文章称,10年来,中国投资已从几乎为零增至澳大利亚第五大外国直接投资来源。中国投资随着中国经济的惊人崛起而增长,是在澳大利亚追逐商业机会的最新一波亚洲外国投资——最初是在资源、房地产、基础设施和农业等领域。

  超市水果柜台前,125克一盒的蓝莓售价12元;购物网站里,59元4盒的蓝莓吸引着网友的注意……今年,有“水果皇后”之称的蓝莓放下身段,走起了“亲民风”,价格大降了三分之二。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贵族水果”变成了让普通百姓能够接受的“亲民水果”?记者跟随小小的蓝莓,从产地到市场,探访一盒蓝莓的价格构成和变化。

  种植环节

  国内种植扩张“抢地盘”

  陈彩林是新发地水果批发市场的“老人儿”,经他手批发到北京各大商场超市的进口水果不计其数,蓝莓也是其中之一。4年多前,陈彩林第一次进蓝莓时,还只是一次大胆的尝试。“那时候见过蓝莓汁、蓝莓酱,但认识蓝莓鲜果的并不多,所以也只是从智利进个十几斤试着卖。”陈彩林回忆,当时进口蓝莓还需要跟广州的供货商联系,算上关税等费用之后,平均125克一盒蓝莓的进货价在16元左右。

  农产品交易平台一亩田的工作人员罗朝忠经常忙碌在蓝莓产地的田间地头,他的工作是帮助蓝莓种植户对接合适的代理商,将农产品迅速销售出去。他说,近些年,山东、黑龙江、辽宁、湖北等地都开始大面积种植蓝莓。“摘蓝莓的时候,真的是小心翼翼。”罗朝忠告诉记者,蓝莓个小娇嫩,需要人工一个一个摘下。摘的时机也有讲究,不能在早上有露水的情况下摘,蓝莓上面白色的果粉会碰掉,品相和品质就没了保证。算上人工成本,平均125克一盒蓝莓产地价格在3元左右。

  批发环节

  国产蓝莓更有“人缘”

  刚开始批发蓝莓的时候,陈彩林会把蓝莓摆放在批发点最显著的位置,可当时每一小盒的价格平均在20元左右,顾客总是嫌贵,买点尝尝的人不算很多。如今,走进陈彩林进口水果冷库,“明星”位置早已被释迦、黄金果、莲雾等其他“贵族水果”占据,成箱的蓝莓被放在角落里。陈彩林的蓝莓货源,早已从原来单一的智利进口发展成三四个,包括山东、黑龙江等地,因为距离近、没有关税等额外附加费用,蓝莓价格降了不少,现在一小盒批发价也就7元左右。”陈彩林每天能卖出300斤左右,成为北京较大规模的蓝莓批发商之一。陈彩林说,进口蓝莓的价格目前波动较大,每一小盒的价格在20元至75元不等,所以明显感觉国产果上市时更受欢迎。

  零售环节

  零售价比原来便宜6成

  “我们的确更偏爱进国产货。”朝阳区一家鲜果超市的老板王林告诉记者。按照行规,从批发市场批发来的蓝莓,计算人工等成本之后,每盒加价4至5元,放在商场或者超市的货架上出售。最便宜一盒在10元左右,比均价30元的进口蓝莓便宜了6成。

  王林说,他的店里现在平均每天能卖掉50盒左右,但以往卖掉10盒就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了。“很多顾客都知道蓝莓是好东西,但就是舍不得买,现在这个价格顾客普遍都能接受。”

  新思路

  运用互联网思维

  节约成本两成左右

  罗朝忠告诉记者,普通水果一般直接摘下装箱就能运走发货,蓝莓比较“娇气”,摘下之后首先要进行打包和冷藏,因此需要租冷藏车运送蓝莓、进入加工厂加工装盒、租冷库对果品进行保鲜等中间环节。“这些环节过多,就会产生很多中间费用”,罗朝忠说,往往蓝莓在上车前的价格是每小盒3元左右,经过这些代办环节,成本就变成了每盒10元左右,进入批发市场要增加20%至30%的成本,最终放到商场超市的货架上,价格还要再加10%左右,每小盒售价就达二十几元。罗朝忠的工作,就是通过一亩田农业互联网交易平台,帮助蓝莓种植户寻找最合适的代理商,砍掉中间层层代办环节,“整体算下来,蓝莓的成本价格还能省下两成左右。”目前,湖北等蓝莓产地都在尝试应用一亩田农业互联网交易平台。 J224

  文章称,澳大利亚是一个需要资本的国家。相对较少的人口居住在一个面积广阔的大陆上,依靠外国投资者帮助他们开发矿山、开办工厂以及建设港口、道路和其他基础设施。外国直接投资通过使澳大利亚人接触创新技术、全球价值链和新商业技术提高了生产率。外国竞标者确保澳大利亚人了解其资产的完全国际价值。如今,中国是世界上外国直接投资三大来源之一。

  回到20世纪80年代,当中国仍是一个小经济体时,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由中国政府部委直接拥有的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接受国(恰那-力拓合资项目和美铝合资项目)这一事实似乎并不重要。但现在,情况似乎不同了。

  中国现在是一个大经济体,被视为美国的潜在战略竞争对手。尽管澳大利亚承认中国遵守“市场经济”的国际准则,但国有企业仍是其工业全景中的一个特色,是重要的海外投资者。尽管大多数国企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开展业务,远离中国政府的干预,但一些人仍然担心中国公司是中国政府的代理人,不论是国企还是私企。

  这些观点是参议院目前对涉及“具有战略或国家意义的澳大利亚资产”的外国投资审核体制进行调查的一个因素。调查中提到,最近3项投资尤其值得审查,这些投资均涉及中国竞标者;将达尔文港租给岚桥集团;国库部长决定阻止中国竞标者收购基德曼公司资产;新州电力公司出租,中国国家电网竞标失败。

  文章称,舆论对外国投资始终态度矛盾,在来自新来源的投资激增时期,焦虑情绪增强。20世纪70年代设立外国投资审核委员会,以缓解民众对来自美国的投资的担忧。国库部长受权阻止被断定“违背国家利益”的外国投资。尽管民众对美国投资的担忧后来有所缓解,但随后日本投资以及如今的中国投资又重新唤醒了这种情绪。外国投资审核委员会一直是进行审核和管理这种疑虑情绪的一种有效工具,但为了回应这种情绪,外国投资政策以及法律体制已于去年得到更新。

  参议院此次调查是及时的,这是因为,鉴于近期这一机制发生了带有政治目的的变化以及出现了对中国投资的超周期敏感态度,需要重新审视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审核体制。尽管在投资来源稳定期间“国家利益准则”是一种良性工具,但对不熟悉投资者的焦虑使这一机制更易面临政治风险、并增加了其经济成本。

  文章称,澳大利亚让其外国投资审核体制朝着这一方向发展是有道理的,使之在创造机会的同时仍能应对威胁。事实上,澳大利亚政府通过其国内安全和情报力量调查和干预某些威胁国家安全的具体资产运作行为,已经阻止了外国投资者采取非商业行为。处理国内法律和制度中的薄弱处是应对此种对外国(或国内)投资的担忧情绪的最佳保护措施。(编译/裘芳)

  本报记者

  叶晓彦

资料图:这是在澳大利亚恰那拍摄的中钢澳大利亚有限公司恰那矿区一角。

内容搜集整理于申博官网,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原载: (http://www.bypro.net)本文地址:http://www.bypro.net/cjxx/9742.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